各大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在调整组织构架,以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2018年9 月 30 日,也就是国庆假期的前一天,腾讯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文章。

文章公布了腾讯的企业组织架构大调整,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并将原七大事业群压减至六个。这是腾讯时隔 6 年后首次动刀组织架构。无独有偶,2018年 9 月 13 日,雷军则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宣布了小米集团最新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同时将电视部、生态链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小米也好,腾讯也好,对组织架构的调整大部分源自对未来的焦虑,更是一个典型的反惯性行为。

一、腾讯提早一年的变革:先从本次的话题的引子——腾讯说起。马化腾曾在 2015 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明确表示,腾讯每隔 7 年便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这么看来,这次腾讯的组织架构调整提早了一年。从整部“腾讯史”来看,腾讯一共 3 次动刀组织架构,而上一次是 2012 年。2012 年是中国互联网的重要节点。根据工信部统计的数据, 2012 年,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增13004. 1 万户,达到76436. 5 万户。

其中,手机终端用户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主体。CNNIC发布的《第 31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2 年 12 月底,我国手机网民数量为4. 2 亿,手机成为第一大上网终端。自 2012 年调整后,腾讯从原来以产品为导向的业务系统升级为事业群制,把业务重新划分为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网络媒体事业群(OMG)、社交网络事业群(SNG),整合原有的研发和运营平台,成立新的技术工程事业群 (TEG),后续又将微信独立,单独成立了WXG。

根据调整方案,腾讯的B端业务,将统一打包到了CSIG,涉及范围包括:云、智慧零售、安全、地图、医疗、物联网、智能平台等,即并入了原CDG企业发展事业群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原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安全、地图、医疗、智能平台等业务团队;原OMG网络媒体事业群开放平台部ToB相关团队;原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云业务线、在线教育部、实验室群团队;原S1 微瓴物联平台部、政务业务部。也就是说,这次的组织调整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属于“微调”。战略决定组织,综合来看,腾讯总体的组织模式并没有变动,调整的只是在新战略下的不同的侧重点。马化腾将这次调整可以归结为三个关键词:“革新”“升级”“腾讯迈向下一个 20 年的新起点”。

同时他还直接表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二、和产品一样快速迭代的小米组织架构:和腾讯相比,小米不断折腾组织架构的频率高了许多,从 2016 年算起,至少每年一次。“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算是小米在产品上的八字箴言,而小米对组织架构的态度似乎也能让人感知到对这八个字的应用。小米上市前后,在一大波各类的舆论中,小米逆袭的故事最为人津津乐道,广为传播。而逆袭故事的开始,一般都始于下滑。2015 年,在高速发展的 5 年中,小米的估值飙升了 180 倍。

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小米遇到了瓶颈,甚至用内忧外患来形容也绝对不为过。内部的销量越来越大意味着供应链不能有丝毫闪失,而供应链问题导致缺货现象,甚至让被小米贴上了“饥饿营销”的标签;而外部的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华为推出的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成为小米强劲的对手,而OPPO和vivo也借助强大的线下渠道开始崛起。与此同时,芯片供应商高通的一脚急刹车成为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数据显示, 2015 年小米定下的一年的总销量目标 8000 万台,最终只实现7000 万+的销量。

在2016 年 5 月 18 日,雷军发布了一封对小米来说至关重要的邮件——宣布架构调整,任命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周光平担任首席科学家一职,负责手机前沿技术研究。直到 2018 年 9 月 13 日,雷军再次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小米要进行一次足迹架构的调整,而这次距离最近的调整被誉为是小米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而这次调整,应当和一年前的那次调整打包在一起看。2017 年 11 月 24 日,雷军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宣布组织构架调整。

当时不少媒体分析,这次调整被外界认为是为内部少壮派提供了更多施展才华的空间。目前看来,这可能是少壮派的上前一步的铺垫。

2018年9 月 13 日宣布的这次调整是小米上市之后的首次重大调整,也是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而这次的调整“大脑”和“肌肉”成为解读的关键词。大脑指的是新设的集团参谋部和集团组织部。

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和刘德分别担任集团参谋长和组织部部长,以此进一步强化总部“大脑”的管理职能。而肌肉,指的便是把年轻干部推到一线的做法。而这也可能仅仅是开始。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米的组织调整还会继续:“这次是个重要的开端,的确才是开始。公司有近 20000 人,这次调整才涉及原来的四个部门(MIUI、互娱、生态链、电视)的 4700 多员工。手机部、销售与服务部只是接收了一些分拆出来的团队,并不在这次调整范围内。”同时,雷军还表示,“未来 2 年内,小米肯定还会陆续进行一系列调整和优化。你想,哪有一劳永逸、一步到位的组织调整。这是个渐进的过程,也是需要在各个组织维度上都要全面进行的工作。”

三、从树状到大中台:优雅转身的阿里:腾讯、小米这两家企业近期的组织架构调整中,不少人看出了致敬阿里巴巴的味道——腾讯的B端发力和小米的“接班人计划”。相比雷军一言不合发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的频率,马云还要“疯”。坊间甚至有评比认为马云是最热衷架构调整的互联网领导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阿里巴巴架构调整的消息。

阿里汽车的总经理曾对媒体表示:“阿里每年都会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就像过年一样,不调整没了年味。”如果追溯近 3 年阿里巴巴的架构调整,应该从 2015 年年底的“大中台、小前台”战略说起。2015 年 12 月 7 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组织结构全面升级,建设整合阿里产品技术和数据能力的强大中台,进而形成“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和业务体制。同时成立阿里巴巴集团中台事业群,张建锋担任总裁,并且作为阿里集团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统一中台体系的总架构师,全面负责两大集团中台体系的规划和建设。

彼时调整后,作为前台的一线业务会更敏捷,更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台将集合整个集团的运营数据能力、产品技术能力,对各前台形成强力支撑。实际上,就是这个大中台的架构,便是为了达到即时调用和支持创新的作用,高内聚、松耦合是其中的关键。这项战略和阿里的云计算战略升级密切相关,也奠定了阿里2B阵地战的方式。有媒体分析阿里通过这次组织调整,实现云计算、阿里妈妈、菜鸟等新兴业务的全面独立发展。同时,让更多优秀的年轻人承担起更大的责任。 “大中台”的架构形成后,阿里组织架构调整的动作也未停下。

2016 年年底,张勇将天猫与聚划算整合,推出“三纵两横”架构,即三纵为服饰、家电、快消;两纵为针对天猫商家的营销平台和运营中心。 2017 年 1 月 13 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组织结构全面升级,全面拥抱“五新”即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和新能源战略。

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渴望成为让世界瞩目的明星公司,它们自然会遭遇世界级的管理难题。针对现有业务和未来发展战略规划,合适的才是最好的,而企业要做的便是去接受不断的改变。

本文来自生意我最行,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