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诚信与学术规范”研讨会:扎紧学术的篱笆,净化学术界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2019年11月23日教育界专家齐聚第三届“科研诚信与学术规范”研讨会。本次研讨会由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馆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中国图书馆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北大-维普学术大数据应用实验室、重庆泛语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主办,共有来自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300余名代表参加。在“学术不端”已经成为全社会的热点名词之后,倡导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精神,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加快推进高校“双一流”建设,弘扬诚实守信、创新有为的学术风气,建立全链条、多维度的高校教育教学质量评价与保障体系,找到学术端正背后真正的变革与融合力量,是这次研讨会的核心目标。

“高被引”彰显的学术水平与“造假抄袭”学术不端冰火两重天

近年来,我国发表的高影响力论文数量进步明显。过去11年间,我国共发表29037篇高被引论文,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位。SCI数据库统计,2018年收录的中国论文中,国际合著论文为11.08万篇,占中国发表论文总数的26.5%,比2017年增加1.34万篇。

其中,中国作者为第一作者的国际合著论文共计76622篇,占中国全部国际合著论文的69.1%,合作伙伴涉及157个国家,充分彰显了我国的学术水平和科研实力!

如果说高被引论文通常在其研究领域具有较高的影响力,体现了其研究成果得到的学术关注程度,彰显出学术水平和实力,那么学术造假、学术不端,就应该处于对立面被“鞭笞”。

2019年2月,“不知知网”的演员翟天临,因学术不端被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博士学位。没想到拔萝卜带出泥,在引发全网热议的同时,相关导师和高校也备受质疑。无独有偶,知名演员江一燕前段时间“美国建筑大奖”学术造假事件也轰轰烈烈,“尊重学术”一度被网友挂在手上一遍遍朝着她的微博评论输送。

明星学术造假因为有巨大的舆论影响,迅速掀开了学术造假的遮羞布。然而,对于媒体指责的造假,造假者们从来没有在第一时间承认错误,而是选择反抗、辩驳,最后真相大白时才羞愧离场。不但公众人物如此,普通人物的反应也如出一辙,这正反映了目前学术论文的行业窘境。

不难看出,“高被引”的学术水平与“学术不端”在我国如同冰火两重天一样存在,彰显出科学研究、学术出版以及科研管理体系中亟待解决的一些矛盾和问题。

端正态度对学术造假零容忍,净化学术界

端正的学术态度与干净的学术氛围对于推动国家进步有多重要?不用赘述。

从2006年开始我国的研发经费支出先后超过了韩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一直以来都是位居世界第二的领先位置。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有3所高校的科研经费超过100亿,将近20所超过50亿,而我国中西部的许多区县,一年的财政支出仅有约十亿或者二十亿。

早在2003年,就有人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造出了所谓的世界先进的芯片“汉芯一号”。但现在,我国的芯片还受制于人。因为,那个“汉芯一号”是个假货!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每一个普通人都攥紧了愤怒的拳头。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俞可平2019年7月3日在北京大学的毕业致辞上说过:“诚信不仅是人类的一种美德,更是人类的一种价值。“正因为信任对于社会的集体生活具有根本性的意义,所以自古以来没有一个民族、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种宗教、没有一种文化不把诚信当作核心价值和基本规范。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也包含“诚信”。用我国古人的话来说就是“民无信不立”“国无信不立”。在这一点上,不仅古今相通,而且中外也相通。

对于学术工作者而言,诚信更应该被放在第一位!

论坛上,王子舟教授发表的观点获得了在场专家一致的认可。他认为,每种职业都有自身的职业规范,如会计不能做假账、警察不能涉黑、官员不能贪腐等。职业规范不仅体现一种职业的伦理,而且折射一种职业的精神。科学研究者的职业规范主要表现为学术规范。学术规范贯穿于整个学术活动过程。学术研究、学术评审、学术批评、学术管理中都存在学术规范。对于任何一起涉嫌学术造假的事件,都应该调查清楚,还原真相。如果没有造假,相关专家当然能清清白白、理直气壮地继续学术研究。

针对学术不端行为,我国近年来也出台了一系列可行的政策。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建立终身追究制度,依法依规对严重违背科研诚信要求行为实行终身追究,一经发现,随时调查处理,并且建立完善覆盖全国、涵盖各类学科的科研诚信严重失信行为数据库。

2019年2月28日,教育部再发通知:“要加大对学术不端、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露头即查、一查到底、有责必究、绝不姑息,实现‘零容忍’。”“翟天临事件”几天后,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点,其中明确提到要“严肃查处学术不端、招生考试弄虚作假等违反十项准则的行为”。

最后,借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研究”首席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韩震一段话:“在知识经济时代,学术诚信已经成为越来越重要的道德规范。”这事关知识的创新,也事关学术的社会功能,更事关社会的美德和行为底线。在学术探索的路途中,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执着坚守。

做学术研究者,应摒弃浮躁之心,如此方能断掉走捷径的妄想,真正解放教育的天性。中国的科技、学术方能有大未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