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厚健的思维桎梏:互联网时代下,海信陷入失速困局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周厚健的思维桎梏:互联网时代下,海信陷入失速困局

知料财经

发布时间:01-13 16:51

编辑:A.b.b.y

对于绝大多数的80、90后来说,1984年是个陌生而遥远的年份,正如对这些热衷于谈论马云、马斯克乃至王思聪的年轻人来说,张瑞敏、鲁冠球这些名字显得生疏一样。事实上,以1984年邓小平南巡为契机成长起来的改革开放第一代企业家们,“84届”确实在万物互联的时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迷茫与困惑。“老而犹惑”无疑是这批企业家在当下商业环境中最真实的写照,本系列专栏关注的也是以84届为代表的老一代企业家。刘禹锡有“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之句,对于企业家而言在一个全新的时代“老去”并不可怕,直面“老而犹惑”才是一个敢于直面新时代挑战的企业家应有的勇气与担当。

他是中国第一代家电产业的领军者,坚守制造业,抢滩中高端;他从传统产业悄然跨界,精准发力智能交通、智慧医疗;他把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厚德载物、天行健凝练为海信的经营理念。

他就是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厚健。

时至今日,周厚健已经在制造业打拼了30多年,低调的外表之下,潜藏着锐利的判断和大胆的执行。在他的带领下,海信曾屡屡在一些关键时刻敢于决定,大胆投入,在传统业务继续发展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在B2B和国际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开始收获。

但是在互联网逐步兴起的大环境背景下,传统企业的发展既面临着机遇,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部分企业则面临被取代的困境。在这种形势下,周厚健对于互联网的认知却显得局限而迟缓。

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自己对互联网的看法。他表示:“我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互联网思维,就一个思维,就是市场经济思维。市场经济的最终主宰是技术与消费者。即便当年互联网思维最火热的时候,海信也没有惶恐和焦虑过,一直非常‘淡定’,始终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走。”

周厚健对互联网的片面看法也导致了其在近年来的企业发展上做出了一些不明智的部署,包括在一些项目投入、商业合作方面。

01 周厚健依然失速

在周厚健的市场经济思维逻辑下,他和他的海信虽然推动了企业在技术迭代更新和用户数量积累的跨越式发展,但是却陷入了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经营的思路上的困局,虽然他主导海信电视在全球推行大屏高端战略,却没有打造出海信在互联网电视领域的创新系统与用户运营能力。

2019年10月,海信电器披露未经审计的三季度报,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6.44 亿元,同比下降 2.91%;归母净利润2.65亿元,同比下降 21.10%;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625.01万元,同比下降94.69%。

而在上一个报告期,即2019年半年报,海信电器还遭遇了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高达139.46%,亏损8622.30万元的打击。据了解,这是2000年至今,海信电器半年度报告首次归母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

作为彩电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周厚健在提振海信整体经营业绩上仍然显得破局乏术。而他在2017年收购ToshibaViualSolutionsCor-poration(东芝映像解决方案公司,以下简称“TVS”) 95%股权也被认为是拖累海信电器近两年业绩的因素之一。

据了解,TVS公司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周厚健在收购之初就该明白TVS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超过 100%,纳入合并范围后将使本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水平相应上升。

但是,周厚健面对TVS公司的这种糟糕的经营状况却依然选择收购,着实令人费解。对此,周厚健给出的解释是东芝是一个很好的品牌,海信电视收购的是东芝电视全球业务,将拥有东芝电视产品、品牌、运营服务等一揽子业务,可以帮助海信打造其全球化的品牌影响力。但是,业内的分析人士并不看好这笔收购,“这笔买卖看似划算,但实际上东芝电视资产完全就是个‘财务垃圾’”。

然而,周厚健却依然坚持自己的市场经济思维理念,不仅完成了收购,还受让了东芝所持有的 TVS公司95%股权。

在2018年3月,他甚至公开表态,希望TVS能够在当年就实现扭亏为盈。但是,惨淡的经营业绩砸碎了他美好的幻想。2019年第三季度,TVS虽然实现了盈利,但是未来是否能为海信提供业绩增速的助力依然堪忧。

周厚健和他的收购TVS的决策也因海信近两年业绩增速下滑,而遭到业界的诟病。

此外,周厚健在营销费用方面的大幅投入,也是造成海信近两年来业绩低迷的重要原因。2018年,海信电器的营销费用从2017年的22.76亿元扩张至29.54亿元,净增了6.78亿元,增幅达到了29.77%;该公司2018年新增的营销预算中,最大的一笔用于包括广告投放在内的市场推广活动,仅此一项就新增了2.42亿元——而这样的营销投入只换来了海信电器2018年6.87%的营收增长,其当年归属股东的净利润却在2017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暴跌59.40%,缩水至3.92亿元,较2017年净缩水了5.75亿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