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西昌学院法学院教授王明雯:修改强奸罪 保护未成年男性 新闻中心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3月5日,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王明雯穿着彝族服装出席

   四川在线消息 (四川在线记者 吴楚瞳 摄影 喻茂)3月10日,出席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的四川代表团,举行第五次全团会,审议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全国人大代表、西昌学院法学院教授王明雯穿着彝族服装,开始了大会发言。专业精准的用词、流畅标准的普通话,使很多代表认真地记录着她的发言内容。

  8年全国人大代表,王明雯的议案与建议大多与立法有关,今年,她向大会提交了4份议案、10份建议。作为一名法学教授,王明雯履职时,更专注于法治建设,关心法律的修改与完善。

  今年3月2日,邛崃法院作出判决,在国内首次对两名嫖宿幼女的嫖客以强奸罪判刑,并从重处理,分别判两人有期徒刑5年,这是全国第一例“嫖宿幼女”案以强奸罪判刑。早在去年,王明雯出席全国两会时,已经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今年她再度在《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议案》中,提出废除此罪,希望对嫖宿幼女的行为按照强奸罪从重处罚。

  同一份议案中,王明雯从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张大同案、山西黑砖窑等多个事件谈起,以保护未成年男性为起点,提出对“强奸罪”、“拐卖妇女儿童罪”的修改意见,多角度呼吁保障男性人身权,以期从法律角度实现保障人身权的男女平等。

3月8日,王明雯再次到人民大会堂参会,换了代表另一个彝语区的服装。

   保护未成年男性 法有明文方为罪

  记者:您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议案》中,除了重提废除“嫖宿幼女罪”,还提到对“强奸罪”和“拐卖妇女儿童罪”的修改,重点涉及对未成年男性的保护,为什么您会特别关注到这一点?

  王明雯:最近几年,性侵儿童的恶性案件在全国各地呈持续高发状态。仅2013年被媒体曝光的案件就高达125起,平均2.92天就曝光一起,引起社会对未成年人安全的极大担忧。2013年底,央视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全国知名物理教师张大同,20多次以“检查身体”为由,对多名在校男生实施性侵的案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热议。性侵行为不仅有伤风化,更直接伤害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因此具有受刑事追究的必要。

  然而,目前男性遭遇强奸还属于法律空白,在现行法律规定下,男性强暴男性无法追究强奸罪。现在强奸罪的规定,保护的对象只限于妇女,不利于保护男性,特别是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男性。而“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因为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一些社会关系处于无法调整的状况。由于不能惩治犯罪,客观上已经危及到社会的稳定。

  比如张大同案中被性侵的男学生们,无法追究张大同的法律责任,这不但会给学生带来二次伤害,而且对其他可能面临同类侵害者严重不利。如何在制度和执法层面为他们提供安全屏障,避免青少年遭受身心的摧残?这需要完善刑事法律制度。

3月10日,王明雯在四川团全团会上作大会发言

  记者: 您的议案从哪些方面提出了修改意见?

  王明雯:我国现行刑法中,“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这一规定保护的对象只限于妇女,不利于保护男性,特别是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男性。强奸罪中“违背妇女意志”定义已不能与时俱进了,应将“妇女”改为“他人”,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记者:您同时提出将“拐卖妇女儿童罪”回归到“拐卖人口罪”,这又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王明雯:现实中,“人口贩运”的对象不仅局限于妇女和儿童,也包含了年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男性和成年男子。因此,亟需将“拐卖妇女儿童罪”修改为“拐卖人口罪”,以扩大保护范围。“拐骗妇女儿童罪”对年满十周岁的未成年男子不予保护,对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不够,无法震慑犯罪分子。

  2007年的山西黑砖窑事件中,该案的主犯衡庭汉主要是诱骗、绑架、运送、拐卖已满14周岁的男子到山西黑砖窑做苦力,由于这部分受害者不属于儿童,因此,虽然最终还是对衡庭汉等一干人以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罪名处以了重刑,但对衡庭汉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对其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进行制裁,从而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引发了一片质疑。

  1997年修正《刑法》时将“拐卖人口罪”修改为“拐卖妇女、儿童罪”,是基于当时拐卖妇女、儿童比较常见,且危害性特别大,需要刑法强有力保护,而拐卖成年的男性或者双性人比较少见,不需要用刑罚来处置。但2009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加入的《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中,明确规定了“‘人口贩运’系指为剥削目的而通过暴力威胁或使用暴力手段,或通过其他形式的胁迫,通过诱拐、欺诈、欺骗、滥用权力或滥用脆弱境况,或通过授受酬金或利益取得对另一人有控制权的某人的同意等手段招募、运送、转移、窝藏或接收人员。”“人口贩运”的对象并未局限于妇女和儿童,也包含了成年男子。

  因此,应当根据《补充议定书》的精神,修改刑法,将“拐卖妇女儿童罪”修改为“拐卖人口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