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公务员现状系列之一:公务员六年后,我选择了去全职读研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文/孤舟

(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编者按:

上周,识局君刊发了“离职公务员”系列征稿,收到了不少走出体制的公务员来稿。

今天的这篇稿子来自一名有六年经验的前公务员,与众不同的是,他从获得公务员这份工作起,就在考虑要如何退出,最终从在体制内经常怀疑自己还行不行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相信自己能行的人。

其它来稿将陆续推送,敬请关注!也欢迎更多有相似却各不同经历的小伙伴们来稿分享心历。

正文:

彼时关注识局时还未辞职,曾经刚刚辞职的时候特别想写篇稿子投给识局,后来种种原因作罢。

此时又遇识局征稿,作为一个曾经基层小公务员,看到征稿启事后忍不住想借此机会对自己人生的一个小片段做个总结,权且做个交流。

个体的命运永远都是要放在身处的时代来看的,这一点,在体制内的时候也许是年轻,也许是环境简单,总之,并未像现在这样体悟深刻。

既然是一个基层小公务员离职后的故事,就必须说清楚故事发生前的大致背景,一来结果相似的未必都有相似的原因,二来我作为个体必然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境遇。所以先说说背景,还是极有必要的。

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算85前的八零后还是85后的八零后,正好踩在一个十年的中间,父辈也刚好是经历过上山下乡和下岗的那一代五零六零。与已经离职或者正在想要离职的很多公务员相比,我猜想,可能我作为一个个体,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从获得公务员这份工作起,就在考虑要如何退出。

父辈的经历在我身上刻下的危机感并不是让我千方百计寻找一份可以终其一生安身立命的工作,他们动荡的生活告诉我,其实世上从来就没有这样一份只要得到就可以安心等待退休的工作的存在。如果有,那只是特例,绝对不会是必然。

这是背景其一。

大学毕业时不幸遇上了08次贷危机,所学专业遇上了行业大萧条,作为一个三四线的小城市,这个时候对我来说,不想拼爹的最理直气壮的途径反而是考公务员。

在东部省份,只要一个岗位你的分数足够高,领先的相对差距足够大,被操作掉的空间其实不大,是比较公平的。

于是我在待业了一年依然没有等来行业复苏的前提下,被动选择了考公务员。可能是不太在意也就比较放松的原因,做了一点准备然后就轻松地考上了,成绩甩了第二名很远,就业岗位是一个三线城市的乡镇办事员,就这样进了体制。

由于考公务员只是我迫于无奈的选择,并非心之所向,所以不放弃专业是我对自己的最重要的要求。

这是背景其二。

背景介绍完了才能来切题写一写离职公务员的生活点滴。

由于与大部分人进入体制时的预期并不一样,我只是把这个工作当成一种体验基层社会现实的途径,同时时刻存在的危机感和焦虑感不断在鞭策自己,令我工作的六年哪怕再忙也没有放松对自己保持学习能力这一原则的要求,所以在长达多年的思想准备、物质准备和一年的考研准备后,我在考上南方一所双一流高校的研究生后辞掉了公务员。

拿到正式辞职批文的彼时,中国股票市场刚刚经历过一波疯狂的高潮和惨烈的下跌,上证指数刚刚触底反弹回到2900点以上,各个城市的房价还没有暴涨,二线城市的抢人大战也没有打响,人民币一直在升值,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美利坚的总统还是贝拉克·奥巴马。

当我正式把自己转变为一个在读学生的身份,回到高校读书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在我读书的环境里,无论同学还是老师,当对方得知我是一个为了读书把工作辞掉的公务员的时候,往往回馈给我许多钦佩的目光和感叹,至少有一点共识是:有勇气;

与之相对的是,我辞职的事成为原先工作中的一些认识或不认识的同事聚会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谈资,对于公务员辞职,他们的评价结果很统一:这是个愚蠢而荒唐的决定。

同样一件事情,只是不同的环境,给出的评价如此大相径庭,这一点很值得玩味,也很有趣。这种反差开始提示我思考环境差异对于人的评价以及决策的影响,并且在后续的两年中,在方方面面,我都开始感受到这种差异。

我读的是商科,有很多关于投资、管理、经济的内容,这恰好弥补了我过去工科背景的欠缺,于是我开始发现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不同经济主体的社会活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对于任何一个或大或小的决策,站在政府官员的立场、站在企业供和求双方的立场,至少这三个立场里的人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截然不同的。

久了,就慢慢明白其实在社会经济活动的运转中,没有政府工作背景的人其实很难准确理解政府工作人员语言中所传达的意思,而政府中的大部分工作人员,他们其实也对社会经济活动运转的规律和准则一无所知,常常“想当然”。

所以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银行说自己是弱势群体,对待诸如此类引起热议的话题常常能有更综合更复杂地理解和思考。这种理解力的上升,还只是我两年学习收获中很小的一部分。

在这两年的学习中,我充实了自己的知识结构,不断见识了人外有人,改变了自己的社交圈子,重新学起了英语,修了许多好奇而有意思的课程。

不光重新享受了不断汲取养分的乐趣,还惊喜地发现我自己的逻辑和思考力像开挂了一样,过去的实践经验在充实后的思维系统中变得多元而立体,过去在我脑海中悬而待解的许多问题一个个都被解开了。

像是打游戏突然到了一个新纪元,技能成倍增强,还攻无不克。最美妙的感觉是,我发现自己从那个在体制内经常怀疑自己还行不行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相信自己能行的人。

于我自己而言,离开体制重新读书只是下一步的一个准备,我不敢说未来就一定会非常顺利,但相较直接离开体制就去找工作,准备自然是更加充分要好些。

更重要的是,思维模式的转变,知识体系的完善,工作技能的增强,这些都会让我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变得更加游刃有余,环境的改变,直接影响了我获取更好机会的可能性,而目标的确定性,则是是否能够做好选择的关键因素。

我一直认为,即使不是原来身在体制中,随着行业生命周期的起承转合,每个人在社会上的生存技能也绝不会是一成不变不需要更新的,只不过如果主动尝试,会比被动改变要更加容易把控,无论如何,保持继续学习的能力,是不会错的,而环境,会决定你投入产出的效率。

最近常常回想过去在体制内工作六年到底收获了什么,想来,对于现实的深刻体验,对于人性的实际感悟,可能是不在那个环境中就不会有的真实感受,有些独特经历,会刻进生命,不遇而不能懂。

其实当下的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你永远不知道曾经付出的会在什么时候给你回报,所以继续认真生活就好了。

此时,中国股市刚刚迎来熊市中一波凶猛地杀跌,上证指数跌破2800点;美中贸易战且停且打,玄机莫测;世界杯冷门迭报、人民币汇率连日大跌、房产调控政策频出但房价依然天天暴涨,一号难求。

有文章说天台上站着好几拨人,赌房、赌球,每一波人都在赌未来,而我正在书堆里写我的毕业论文,研究那些我好奇的问题,每日充实新的思维和判断,乐此不疲,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