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共同属性论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西昌学院教务系统登录_西昌学院教务系统_武夷学院教务处南洋中学
阅读模式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中国矿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徐州工程学院教授 蒋艳

  摘 要: 在当代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就是建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表了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是增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凝聚力、吸引力和竞争力的精神支撑和价值灵魂。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指导思想和理想目标、价值取向和时代方向、教化功能和实践路径等方面具有高度的内在一致性。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需要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作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把握两者的共同属性,在全社会弘扬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新时代文化自信和价值自信。

  关键词: 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同属性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1]23在当代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就是建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表了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是增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凝聚力、吸引力和竞争力的精神支撑和价值灵魂。有学者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先进文化建设的根本内容,先进文化建设以各种形式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含着的各种先进价值理念。”[2]从这个意义上说,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需要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作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把握两者的共同属性,在全社会弘扬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新时代文化自信和价值自信。

  一、 指导思想和理想目标的一致性

  每一种文化发展的核心要素,就是这种文化背后的价值观念。“价值是文化组成的要素。价值为文化质料的组织提供种种罗聚的方式。我们要充分了解一个文化,必须深入地去了解它的价值系统。……文化的改变常为价值的改变。”[3]77应该说,当今世界不同文化间的矛盾与冲突,实则是其各自代表的核心价值观之间的竞争与交锋。因此,我们党在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过程中,始终坚持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大战略任务,“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构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4]661在此基础上,党的十八大又凝练出“三个倡导”,即“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内核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有着共同的指导思想和理想目标。

  第一,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共同选择。 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鲜明标识,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质的规定性。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世界文明成果的养分,创造出来的思想文化结晶。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本质要求。同样,价值观的形成和构建也离不开科学的理论指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支撑也应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本特性在于其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社会主义不管是作为社会形态,还是价值观,亦或是国家制度,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5]因此,一方面,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即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出发,是科学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根本保证,也是引领社会思潮、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神指引;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指导思想上的共同选择,意味着二者在一个同质的意识形态体系下,有着一脉相传的理论基因、共性的理论品质,以及一致的前进方向和实践要求。

  第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共同理想目标。 习近平同志指出:“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共同理想,没有共同目标,没有共同价值观,整天乱哄哄的,那就什么事也办不成。我国有13亿多人,如果弄成那样一个局面,就不符合人民利益,也不符合国家利益。”[6]在当代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理想。在内涵和架构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含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1]16既是“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就理应是这个“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提供了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奋斗目标和精神动力,又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提供了旗帜鲜明的时代主题和前进方向。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共同理想目标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内核的外在表现形式,是对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丰富内容的集中展示,也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区别于其他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有了这个共同理想,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此也有了共同的理论和实践主题以及共同的使命和共同的目标。

  二、价值取向和时代方向的一致性

  在当代中国,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应当符合人类社会发展方向,能够促进生产力发展、社会进步和人的自身解放,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判断文化是否先进,除了科学性外,还需要符合价值合理性,即符合大多数人的现实需求与利益。以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双重标准来看,中国要建设的先进文化,既是继承新民主主义文化民族性、科学性、民主性、包容性与开放性的要求,又是与时俱进符合时代精神、人民精神需求的中华民族的新文化。”[7]作为推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发展重要力量的核心价值观,则萃取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价值追求与其主体精神内容的精华,在价值取向和时代方向上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保持高度的内在一致性。

  第一,“以人为本”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共同价值取向。 社会主义文化的先进性,不仅体现在它建立于唯物史观和唯物辩证法这一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科学方法论基础之上,而且也体现在由这一科学方法论所形成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之上。人的全面解放和全面发展,人的意义的真实回归,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理论思想的精华,也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根本价值取向。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看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8]53“文化上的每一个进步,都是迈向自由的一步”[9]120。同时指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的两个现实条件:一是“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自由”[10]571;二是必须“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所有人都能够“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10]689。孕育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目标指向也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国家层面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满足这种利益诉求的基本前提和基础;在社会层面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满足这种利益诉求的有力保障和支撑;在公民层面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满足这种利益诉求的重要条件和因素。“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正是站在广大人民的价值立场,顺应了生产力发展的社会潮流,通过宣传教育、对话交往、文化实践等形式,引导人们广泛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同践行中国梦,为世界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从而赢得了文化自信和价值认同。”[11]

  第二,“与时俱进”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创新性发展的共同指向。 先进文化的生命力就在于在社会实践中的不断发展和创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新时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精神生活需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它以坚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立场,标注自己的来路;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标明自己的文化性质和方向;以立足当代中国现实,彰显自己的历史方位和时代内涵;以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表明自己的奋斗目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核心要素,推动着中华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传承着革命文化的红色基因,最终实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发展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同向偕行。在当前的国际竞争中,文化软实力的作用日益凸显,这种文化软实力,正是由国家(民族)的文化吸引力和意识形态、价值理念的凝聚力为主体构成的。“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导社会主义文化发展,推进社会主义文化价值观念的创新,是坚持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主导地位的根本途径。”[12]310因此,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的关键,就在于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为引领,推进文化创新,增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竞争力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引领力。

  三、教化功能和实践路径的一致性

  在教化功能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具有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显著特点,即在教化中为人们提供精神指引和价值遵循,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根本的价值功能。习近平同志强调,“坚守我们的价值体系,坚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发挥文化的作用。”[13]而当前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文化建设的重点,是“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核心内容和基本抓手。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实践中所反映出的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关系,使二者在教化功能和实践路径的选择上,彼此呈现出叠加同构、相得益彰的特点。

  第一, 在解决好“为什么人”“培养什么人”的根本问题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把“ 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 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作为根本 着眼点。 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而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核心则要解决好“为什么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都坚持“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的原则要求,体现人民的主体性和创造价值,为全体中国人民筑造共同的精神家园。而在“培养什么人”这个根本问题上,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高度重视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着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说到底是人的思想建设、灵魂建设,聚焦的是造就具有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建设者。这样的时代新人,应当在有自信、尊道德、讲奉献、重实干、求进取等方面,有新风貌、新姿态、新作为。”[14]197这就从一个更高的视野和维度,把“发展什么样的先进文化”、“培育什么样的价值观”同“培养什么样的人”紧密结合起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人才支撑。

  第二 ,更加注重全方位贯穿、深层次融入,是 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在 路径选择上的共同特点。 在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方面,党的十九大提出需要持续加强五个方面的建设,即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同时,在每个需要加强建设的层面之下又相应提出了具体的实践路径。这些实践路径设计涉及国家、社会、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具有全方位贯穿、深层次融入的新时代特点。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层面,报告指出,“要以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眼点,强化教育引导、实践养成、制度保障,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创建、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传播的引领作用,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各方面,转化为人们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坚持全民行动、干部带头,从家庭做起,从娃娃抓起。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1]42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价值功能是以文化人、以文育人,这种教化方式不同于法律规章的硬性约束,更注重人文教育和隐形教育,在潜移默化、春风化雨中实现感染人、塑造人的目的。因此,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共同行动,从城市到乡村、从家庭到学校、从干部到群众、从个人到社会,注重全方位贯穿、深层次融入,落小落细落实,切实提高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道德水准和文明素养。

  总之,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指导思想和理想目标、价值取向和时代方向、教化功能和实践路径等方面具有的内在一致性昭示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结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不可替代的先导性有利于整合多元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必然要求。抓住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牛鼻子”,也就等于抓住了新时代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关键。

  基金项目: 本文为2018 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高校校园文化建设研究”(项目编号:18YJA710017)、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重点专题研究项目(项目编号:2017ZDTXM023)阶段成果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郑海祥等.正确认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先进文化建设的关系[J].思想理论教育,2011,(23).

  [3]殷海光.中国文化的展望[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

  [4]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

  [5]李继兵,陈顺伟.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1).

  [6]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4-26.

  [7]王中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当代中国的文化发展[J].科学社会主义,2010,(6).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1]徐国亮.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灵魂[J].山东社会科学,2018(2).

  [12]王永贵等.意识形态领域新变化与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13]习近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N].人民日报,2014-02-18.

  [14]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M].北京:学习出版社,2018.

[ 责编:万霁萱 ] 阅读剩余全文( )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